读书、电影,喜欢的事情要一直做下去

书摘|渡边淳一《飞往巴黎的末班机》

在他需要的时候,有已子顺从地,无条件地将自己给了他,既不对他唠唠叨叨、指手画脚,也不向他索取什么。对这样贤淑、实惠的女人,内海当然不会放手,但他也没想过要和现在的妻子离婚。倒不是因为他还爱着妻子,只是和一般的中年男人一 一样,他觉得离婚、结婚太麻烦,他不希望刻意改变现状,以致弄出些不必要的风波。
  所以,男人与生俱来就是个利已主义者,无论他对女人如何痴迷,都依然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不愿意,我早就说了。”
“可这样下去又会怀孕。”
“怀就怀,怀了再做。
 “你这么胡闹身体就垮了。”

“我不管这些,我就是想中毒上瘾,把这子官、身体都毁了才好。”

  “你胡说些什么傻话,别任性了。”
  “我没任性,除此之外我还能怎样啊!  千鹤子拼命摇头。
“怀了孕再堕胎,你以为这是逞能啊!”
  “我可以做的只有这个,只有在堕胎这一件事上你听我的,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会为我担心。”
  “已经流掉六次了,所以你觉得对不起我,才对我这么好,只有做人流时,你才对我这么温柔,才会住在这里  我说得没错吧?”
  “不是这样的....”
  “怎么不是?你一开始就不想让我把孩子生下来,你是个大骗子,谎话连篇的大骗子!”
  “别说啦。”
  “我偏要说!我还要怀孕,一次又一次怀孕, 怀了再流,我要让你无路可逃!”
  千鹤子咆哮着,大滴大滴的泪珠淌下来,流到脸颊上。西谷看着她,心想,今晚又要住下了。

  

“我们在书架上发现了这个。”俊夫翻开夹着纸的那一页。六月四日,这是今天的日期。

  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我只要就这样静静地睡去。
  唯一的担心,是明天早晨俊夫真的会来吗,我这么恳求他,想必他一定会来的。
  俊夫,你一定要来啊,我希望你能第一个看见我死后的脸。
  神啊,请你一定让俊夫来接我,让他第一个看见我。
  现在是凌晨两点,我听见煤气从煤气阀里泄漏出来的声音。
就这样我会睡着,我的呼吸完全停止,应该是在明天早晨六点
到七点之间。
  那时,我全身的血液充满了一氧化碳,我的皮肤会呈现出樱花般的粉色,但这美丽的粉色只能在死后保持一个小时。
  过了一个小时,我的身体会渐渐发黑,出现死斑。俊夫,在我睡着了,灿烂如樱花般美丽的时候,你一定要来看我。
  这,是我献给你的最后礼物。
  千万不要啊,不要错过了我而去上班,等你再赶来,一切就晚了,那时候请你一定不要看我。
  七点半,你一定答应我.....
  请你不要忘记我宛若樱花般灿烂的脸。
  求你了,神啊,请让俊夫七点半到这里来。让俊夫看到我最美的脸。
  神啊,请你答应我这可怜的人吧,让我实现这个最后的心愿吧。

  “你,看清楚了吧?  年长的警官轻轻地叹了口气。“没错,这是她的笔迹。”俊夫看着手中的本子说。
  窗外起风了,眼看就要下起雨来,绣球花的枝头被风吹得轻轻摇动。
  “她是为了让你看见她最美的脸。”警官说着从俊夫手中接过本子,“回家休息吧。”他站在门口,替俊夫打开了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