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电影,喜欢的事情要一直做下去

书摘|茨威格:《象棋的故事》

这不是象棋和天才的故事,这是苦难和疯狂的故事。

     “你的脑子如果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曾经有过伦勃朗、贝多芬、但丁和拿破仑,那你不是很容易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人物吗?这小伙子智力有限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思想,那就是一连好几个月他都没有输过一盘棋。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世界上除了象棋和金钱以外,还有其它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他有一切理由去自我陶醉。”

       ……我素来感兴趣的就是有各种偏执狂的人,即囿于某种单一的思想不能自拔的人,因为一个人用来局限自己的范围愈狭小,他在一定意义上就愈接近于无限



      不是采用什么粗暴的拷打或者肉体的折磨,而是采用更加精致、更加险恶的酷刑,这是想得出来的最恶毒的酷刑——把一个人完全孤立起来。他们并没有把我们怎么样——他们只是把我们安置在完完全全的虚无之中,因为大家都知道,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像虚无那样对人的心灵产生这样一种压力。 

    ......在审判官那儿的审讯经过一个小时总要结束的,但是由于这种孤独的阴险折磨,我脑子里的审讯却永无休止。 
      
      ......现在我才发现,把人单独囚禁在大旅馆的房间里,这种方法是多么恶毒,对人的心理打击是多么致命。在集中营里,你大概得用手推车去推石头,直到双手鲜血淋漓,鞋里的双脚冻坏为止。你大概得和二十多人挤在一起,住在又臭又冷的斗室里。然而在那儿看得见好多人的脸,那儿有田野,有手推车,有树木,有星星,那儿总有点什么可以瞧瞧。而这儿呢, 你身边的东西从来也不改变,绝对不变,那可怕的一成不变。这儿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分散我的注意力,使我摆脱我的思想、我的疯狂的想象和我的病态的重复。而这个恰好就是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他们企图用我自己的思想来窒息我。 

*斗室:小得像斗一样的房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