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电影,喜欢的事情要一直做下去

书摘 | 洛丽塔

写在前面:洛丽塔这本书就是恋童没得洗,我只是把它看做一本文学作品做的书摘而已


       你拿一张女学生或女童子军的团体照给一个正常的男人看, 请他指由其中最标致的女孩,他未必就选中她们当中的那个性感少女。你定得是一个艺术家, 一个疯子, 一个无限忧郁的人, 生|殖器官里有点儿烈性毒汁的泡沫,敏感的脊椎里老是闪耀着一股特别好|色的火焰(噢,你得如何退缩和躲藏啊! ),才能凭着难以形容的特征一那种轮廓 微微显得有点儿狡黠的颧骨、生着汗毛的纤细的胳膊或腿以...

书摘 | 王尔德《狱中记》

《我唤醒我所处的这个时代的想像力》

众神几乎给了我一切。

我有天才、有一个杰出的名字、上层社会的地位,辉煌,思想的勇敢。

我把艺术变成一种哲学,把哲学变成一种艺术;

我改变了人的思想和事物的颜色;

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从未使人疑感过;

我采取了戏剧这种艺术中最客观的形式,并且把它变成一种个人表达方式(一种抒情诗或十四行诗,同时我还扩大了它的范围,丰富了它的性格描写。戏剧、小说、韵律诗、散文诗、微妙的或奇异的对话),无论我涉及到哪种形式,我都会用一种新的美的形式使其变得美妙。

对真理本身来说,我既把假的、也把真的东西,作为它存在的适当的领域,并且表明假和真只是思想存在的两种方式。

我...

书摘 | 王尔德《狱中记》

“我想

那些把诗人心灵的水晶面打碎的人

不爱艺术”

——《斐济情书的公开拍卖》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去年的11月初。生活的激流在你和这个如此遥远的日期之间流动,你无力看到——即使确实想看到——这条如此宽广的河流的对岸。痛苦是一段漫长的时间,我们是无法用季节把它分开的,我们只能记录它的各种状态,以及这些状态什么时间出现。时间本身并不是与我们一起前进的,它是旋转的,环绕着一个痛苦的中心。生活中充满了令人窒息的静止,其中的每一件事都受种不变的模式操纵,因此我们都是根据严酷的程式、法则来吃、喝、走路、睡觉、祈祷或跪下祈祷:这种静止性使我们生活中的每天中的每个最可怕的细节都和过去的一模一...

书摘 | 王尔德《狱中记》


虚荣心已经封闭了你心灵的窗户,看守的名字叫“恨”。

我宽恕了你的过去,虽然我对我们的未来只字未提。

我不仅给你买各种昂贵难买的水果、花、礼物、书等等能用钱买到的东西,而且还用深情、温柔和爱等用钱买不到的东西来抚慰你。

你还以为,用恐吓信、侮辱电报和嘲弄的明信片攻击你父亲就真的是为维护你母亲而战了,你就真的成为她的英雄了,你就必然可以报复她在婚姻生活中那些可怕的错误和痛苦了。实际上这只不过是你的一种幻想,而且是你最坏的幻想。如果你认为自己因为母亲的错误而报复父亲是做儿子的责任,那么你应采取的方式是更好地做你母亲的儿子,不要让她害怕与你谈些严肃的事情,不要再签需要她...

书摘|渡边淳一《飞往巴黎的末班机》

在他需要的时候,有已子顺从地,无条件地将自己给了他,既不对他唠唠叨叨、指手画脚,也不向他索取什么。对这样贤淑、实惠的女人,内海当然不会放手,但他也没想过要和现在的妻子离婚。倒不是因为他还爱着妻子,只是和一般的中年男人一 一样,他觉得离婚、结婚太麻烦,他不希望刻意改变现状,以致弄出些不必要的风波。
  所以,男人与生俱来就是个利已主义者,无论他对女人如何痴迷,都依然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不愿意,我早就说了。”
“可这样下去又会怀孕。”
“怀就怀,怀了再做。
 “你这么胡闹身体就垮了。”

“我不管这些,我就是想中毒上瘾,把这子官、身体都毁...

书摘|王尔德《狱中记》

“我是为其他东西而生的。”

一个人一生最好的教育是从父亲的餐桌上和母亲的会客室里得来的。


你根本没有生活动机,你只有贪欲。动机是一种理智的目的。


你的错误不是你对生活所知甚少,而是你知道得太多了。你已把童年时期的曙光中所拥有的那种精美的花朵,纯洁的光,天真的希望的快乐远远地抛在后面了。你已迅捷地奔跑着经过了浪漫进入了现实。你开始着迷于阴沟及里面生长的东西。这就是你寻找我帮助你解决的问题的根源。我,按照这个世界的智慧来看是如此不明智的一个人,却出于仁慈和同情帮助了你。


要记住上帝眼中的傻瓜与人眼中的傻瓜是有很大区别的。一个对革新中的艺术形式...

闲下来真的太妙了,可以做好多喜欢的事,比如很久没有摸过的笔

书摘|叶芝《凯尔特的薄暮》

       在大城市里我们看到的世界太过狭小,不知不觉陷人自己的小圈子。而在狭小的小镇和乡间却从没有小圈子,因为那里并没有太多人群,在那里你必定能看到真实的世界。每个人本身就是一个阶级,每个时辰都带来新的挑战。每当你经过村尾的小酒馆,就会将自己热衷的怪念头抛诸脑后,因为在这儿你碰不到能跟你共享的人。我们,读书或写作,以此来安排世间的各类事物。沉默寡言的乡民们则继续着一成不变的生活;无论我们如何评价,铁锹在手的感觉从未改变;好节气与坏节气一如既往地相伴相随。沉默的乡民们看我们,就如乡间马厩里的老马透过生锈的栅栏向外凝视...

书摘|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

    “柯希莫•皮奥瓦斯科•迪•隆多——生活在树上——始终热爱大地——升入天空。”


        如今,贾恩德依布鲁基对谁还有用处呢?他躲在一边热泪盈眶地读小说,不再出来抢劫,不再有赃物要脱手,谁也不能在森林里做生意了。

        ……两个年轻人想到过去,贾恩德依布鲁基对第一个敢 于同他作对的人,曾经用两支手枪一齐射穿了那人的肚皮。他们心里涌起了苦涩的回忆。“你...

书摘|茨威格:《象棋的故事》

这不是象棋和天才的故事,这是苦难和疯狂的故事。

     “你的脑子如果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曾经有过伦勃朗、贝多芬、但丁和拿破仑,那你不是很容易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人物吗?这小伙子智力有限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思想,那就是一连好几个月他都没有输过一盘棋。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世界上除了象棋和金钱以外,还有其它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他有一切理由去自我陶醉。”

       ……我素来感兴趣的就是有各种偏执狂的人,即囿于某种单一的思想不能自拔的人,因为一个人用来局限自己的范围愈狭小,他...

1 / 2